【遊戲】


遊戲
作者:程笑
我總覺得我的兒子和我的女兒好像有1點反常。
我講的並不是他們在偷偷交合的事情。雖然他們想把這件事當成他們之 間的機密,但對於1個母親而言,要望出到是很輕易的。不過,我並不想就這件 事講他們,因為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歷,和我的弟弟安迪(Andy)向來來 我們彼此結婚不再到去。
我指的是他們做飯時的情況。按著規定,他們負責每周5的晚餐。但奇 怪的是,每1次的主吃全是烤肉。而且我還發覺,每當他們望著肉塊在烤肉叉上 旋轉的時候,他們的情緒非常的高漲。
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很長時間瞭,我想我有必要尋出答案。至少,我也 可以嘗試著往享受1下。
我還很年輕,至少對1般的母親而言。14歲那年生下喬治(Joe)、 16歲那年生下朱莉(Zoe),現在才不過36歲嘛。我有著披來肩部的美麗 金發,我的身材很不錯,有5尺6寸那麼高,是位高挑的女性。夥伴們講我望起 到有些像名模安娜(Anna),至少身材差不多。
在印象中,他們這種古怪的現象似乎是半年前產生的。假如記得沒錯的 話,從那時開始,他們常常往參加某個奧秘的Party。他們總是在前1天的 中午出門,然後向來來第2天的傍晚的時候才歸到,而且總是非常的興奮。
我試著盤問過,但每次總是得來支支吾吾的歸答。我想,也許是該摘取 行動的時候瞭。
第2天,喬治和朱莉1起外出往健身往瞭,我明白他們至少在1兩個小 時內不會歸到。
當從窗戶中目送他們的汽車開走後,我急急忙忙地鉆入瞭喬治的房間。 床底下、衣櫃裡、抽屜裡,除瞭1些照片外,我沒有尋來任何特別的東西。
難道是我多心瞭?我自己問著自己。就在我預備舍棄的時候,卻在墻角 他的1堆凌亂的衣服下望見瞭1個緊鎖的黑色的鐵盒子。
我笑瞭笑,從兜裡套出瞭1小段鐵絲。要論開鎖,我可是高手呢!
裡面惟獨幾本雜志,它們的封皮是單調的黑色,上面印著白色的名字 《美味佳肴》以及發行的日期和期號,最上面1本是No。122。
喬治要當廚師嗎?這種普普遍通的合於做菜的雜志有什麼好鎖的?在好 奇心的驅使下,我漫不經心的翻開瞭首先頁。
足足有半分鐘,我幾乎連喚吸全忘記瞭。在首先頁上面的,是1個非常 健美成熟的姑娘的照片。她完都赤裸著,陰毛被剃得1乾2凈,她的雙手被緊緊 地用繩索反綁在身後。但讓我食驚的不是這個,而是她是在處於脖子被吊起到處 決。
並不是我孤陋寡聽,我也曾在互聯網上見過這種窒息類的圖片。雖然這 種並不是我最喜歡的方式,至少我也接摸過,可我卻從沒有見過如此的逼真的。 我小心打量著,想向平日1樣從中尋出1點反常的地方到。我失敗瞭,那女孩的 放松的雙腿的肌肉、半吐的舌頭,以及長長的垂下的唾液。1個念頭閃過我的心 頭∶難道這是真的?
食驚並沒有結束,在那姑娘身旁印著的醒目的標題更是讓我難以致信∶ 「如何從你的吃物身上得來情趣!」
1種反常的感覺流淌在我的都身,講不出是驚恐還是激蕩,我的都身全 在情不自禁的顫抖著,我的玉乳情不自禁地隆起變硬,而下身也開始產生著甜美 的潮暖。
我低低的呻吟瞭1聲,忍著幾乎要沖上到的高潮的感覺,繼承翻望著雜 志。
和我預料的1樣,這1切全是真的,至少雜志上是這麼介紹的。
姑娘的名字啼「米雪(Michelle)」,職業是個律師應該是曾 經是個律師。
她是今年3月,也就是1個月前在1傢啼「地獄之傢(HELL" SHOM E)」的餐廳被屠宰的。按照文章的描繪,米雪在被屠宰前的兩天前就開始浸泡 在1種特別的調料汁中,讓調料的滋味可以從她的身體的表皮中滲進。
主廚清理瞭她肉皮上的毛發,除瞭頭發外,1切全剃得乾乾凈凈。然後 是灌腸,這1步驟重又瞭5、6次之多,目的是將她體內的1切全清理乾凈。在 1切預備工作完畢後,猶如在首先頁上的照片中顯示,主廚將米雪吊死在廚房內。
接下到的是大段的文字敘述∶在將米雪放下到後,主廚刨開瞭她的腹部, 從陰阜向來來肋骨的最下端掏出瞭她的內臟,並在空空蕩蕩的腹中填充瞭1種特 殊配料的填充物,並用針線縫好。值得1提的是,按文章中的描寫,其中的線並 不是普遍的商店內出售的,而是用以前所屠宰的姑娘的腸子為原料所制成的。
在預備工作完成之後,主廚開始烹飪米雪。他把米雪放置在1個特別的 烤架上上面有著許多小小的倒鉤,這樣即使翻轉的時候也可以保障她的身體不掉 來下面的火坑中。
就這樣,在經歷瞭兩個小時的燒烤以及無數次的塗抹調料後,1道美味 的主菜就已經做成瞭。我迷戀的看著文章最後的1幅圖片,那是米雪最後被燒烤 完畢後的樣子∶她的雙眼無力地半張著,水藍色的眼珠也已經失往瞭光澤,雙手 也無力地下垂著。她的都身全被燒烤成瞭焦黃的顏色,但我覺得這種顏色反而顯 得她的身體更加的性感,更加洋溢瞭肉欲,讓人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
我開始幻想著。我的雙手在我的腹部撫摩著,就似乎主廚將我的腹部刨 開後在掏往著我的內臟。我忽然感來雙膝的無力,我平倒在床上,就似乎被放置 在烤架上1般。我好像感覺來瞭炙烤的灼暖,就像我在浴室中用暖水沖刷著自己 陰部的感覺。
我入進瞭高潮,我感覺自己的陰蒂在熾烈的感動中溶化著,不僅僅如此, 彷佛我的整個身體全在溶化著。我在這種感覺中戰栗著,沖上瞭1次極端劇烈的 性高潮。
我復翻望瞭幾本,上面幾乎全是跟樣的內容,所不跟的隻是不跟的方法、 不跟主廚以及不跟的姑娘而已。
我想起瞭我每周所品嘗來的美味的烤肉,以及他們在做烤肉時的亢奮情 緒。
我想,我已經知道瞭其中的奧妙。
出瞭兒子的房間,我復折進女兒的房間。雖然我已經知道瞭他們的小秘 密,但是,我想可以明白的更多,也許1個細心的女兒會比1個粗枝大葉的兒子 珍藏著更多更刺激的東西。
也許是女人躲東西的地點全大跟小異的緣故吧,這1次我沒有花太多的 時間就尋來瞭我想要的東西。
不出所料的,女兒所珍藏的雜志幾乎是兒子的1倍以上。除瞭相跟的 《美味佳肴》外,還有1種啼《健與美》的雜志。
有瞭上1次的經驗,我很清晰這本望似不起眼的雜志跟樣會是隱蔽著非 常刺激非常讓人等待的內容。我略有些顫抖的雙手,就要翻開扉頁。
「SHIT!」我聞見瞭床外兒子和女兒的車的聲音。到不及望瞭,但 我復極度的不想放手。我猶豫瞭1下,將手中的這1本留瞭下到。也許我可以在 他們發覺之前望完它並放歸往,我自己慰藉著自己。
「嗨,媽咪。」他們親密的和我打著招喚。
而我則有些不太顯然的報以微笑∶「今天好快啊?」
「沒有啊。」喬治望瞭望手表∶「隻和尋常1樣,足足兩個小時,累死 我們瞭。」
「喔┅┅」我有些不曉所措。也許是我多心,但朱莉臉上的微笑在我望 到似乎她對1切全瞭然如心。我匆匆的逃向自己的房間,丟下1句話∶「今天我 不太舒暢。晚上你們自己食吧。」
接下到的時間是極度歡愉的時間,在房間內,我半躺在床上,望著那本 偷出到的《健與美》,讓我無比的相信自己的這個決定是準確的。雜志的內容讓 人瞠目結舌卻復難以放下∶1篇篇的文章全是在教導女人如何到保養已經健身, 但目的卻不是什麼所謂的維持青春,而是如何更好的維持身體肌肉的光滑及柔韌。 換句質樸點的話講,也就是如何維持更好的肉質,以便在接受烹調之後能有好的 滋味。
其中,有1篇文章給出瞭如何給肉質打分的規定,從上向下1共分5級, 分別是「極品」、「優質」、「上等」、「中等」以及「下等」。不過,按它的 講法,隻要你不是兩百多磅的肥婆,「下等」就輪不來你,有著標準身材的,也 會是上等。而假如是我呢?
我嘗試著用文章中的方法到測試∶加緊小妹妹以證實肌肉的緊張性、用竹簽戳
刺臀部以及雙峰到證實肌肉的彈性┅┅雖然我嘗試瞭文章中十種方法中的7樣1
般而言隻用接受3來4樣的測試就可以瞭,但我還是沒有能夠給出自己肉質 的1個正確的推斷。沒辦法,畢竟缺少1個公平的裁判。不過就算如此,我還是 可以確定我至少是「優質」肉,至於算不算「極品」肉,那就不是我可以自己確 定的瞭。
按照文章中的描繪,根據不跟的肉質,所摘取的烹飪方法是不跟的。我 早先望的那篇文章中,米雪的肉質望樣子隻能算是「優質」。其中「中等」以及 「下等」的肉質是沒有資格到做燒烤的。1般全是在屠宰完畢後將其分割,成為 制作罐頭的原料。
而「上等」的肉質,雖然從理論上有著燒烤的資格。但那隻是理論,從 實際的角度出發,1般全是切割後作為肉排出售的。
在所有的烹調方法中,最讓我感愛好的是1種啼「活體串燒」的穿刺燒 烤。
這種做法對於肉質的要求很嚴格,必須要求是「極品」級的肉質。
我迷戀的望著文章中所附的照片。這是1個原本多麼千嬌百媚的女人啊, 我看著那根從貫通瞭她的身體的穿刺桿從她的肛門入進,從她的口中探出頭到我 開
始幻想自己也跟樣的被貫通┅┅
「咚咚咚!」就在這個要緊的時刻,房門被敲響瞭,從外面傳到瞭朱莉 的聲音∶「媽媽,我要入到瞭。」
「啊┅┅」我1下亂瞭手腳。情欲雖然1下子消退瞭下往,但衣衫還是 半敞著,而且要命的是我手裡還拿著那本從朱莉房間裡拿出到的書。
「等┅┅等1等」我狼狽的啼著,緊匆匆地將扣子系上,並將雜志順手 扔來床底,再隨手拿起1本閑書∶「請┅┅請入吧┅┅」
「媽咪,你在幹什麼呢?」朱莉的笑臉很是漂亮,這是尋常的1致評語。 但是,現在她的笑臉在我望到,好像有那麼1點點的詭秘∶「望書嗎?」
「是啊,是啊!」我硬扯瞭個笑容給她∶「有什麼事嗎?」
「你望的是什麼書呢?」朱莉沒有歸答我的問題,而是在反問我。她走 瞭過到,在床邊坐下,斜倚著我半縮著的雙腿∶「你┅┅似乎拿反瞭。」
「唰!」我甚至可以聞來自己的臉驟然變紅的聲音,那種狼狽的感覺真 是不好受。我尷尬的笑著,實在是無話可講。
好在朱莉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蠻纏,而是及時轉換瞭話題∶「媽 咪,我有些話想對你講。」
我稍稍振作瞭點精神,問道∶「什麼事呢,寶貝?」
「是這樣的,媽咪。」朱莉講道∶「我想您也明白我和喬治的事情瞭吧?」
什麼事情呢?我在心裡打瞭個突,是兩個人之間的偷情,還是他們房中 的古怪的雜志?我沒有直接歸答∶「寶貝,什麼事呢?」
朱莉笑瞭,驟然用手撩開瞭我的短裙,1下子就按在我的內褲的襠部∶ 「嘻嘻,好濕啊!在我入到之前,媽媽你在做什麼呢?可別瞞我哦。」
1下之間,我羞得滿臉紅暈,不是因為別的,而是驟然間被女兒所望穿 的味道。我把朱莉的手摔開,「你┅┅」但卻無話可講。
朱莉彎下腰,從床下拾起那本雜志講∶「媽咪,望瞭這個,你是不是也 很想享受呢?」
我定瞭定神,既然已經被明白瞭,也就沒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瞭,我笑 笑地講∶「談什麼享受呢,望來全讓我沖動得半死瞭!」
「那你要不要和我們1起到分享呢,媽咪?」朱莉的眼中滿是淘氣∶ 「我們會給你最好的享受呢。」
「這┅┅」雖然心中是千肯萬肯,但表面上還是要拿出1點做母親的樣 子。
我有意沉吟瞭1下∶「朱莉,可以給我說1說嗎?」
「好啊。」女兒答應的很愉快∶「事情的起因要從1年前我和喬治往安 迪舅舅那裡過暑假說起呢。」
「1年前?那時候你應該已經和喬治好起到瞭吧?」
「嘻嘻,不虧是媽媽,明白的1清2楚。」朱莉頓瞭頓,摟著我親瞭1 口∶「正巧那時候戴安(Diane)阿姨剛好往世,安迪舅舅他┅┅他有點寂 寞啦┅┅然後┅┅反正你應該明白啦。」
我「哼」瞭1聲,不是因為別的。安迪這個傢夥,還真是風流呢,到個 母女通食嘛。不過表面上卻沒有表露什麼。
「媽媽,你明白戴安阿姨是怎麼往世的嗎?」朱莉問道。
「不是講車禍嗎?」我信口答道,話出口才覺得有些不對,朱莉為什麼 偏偏這個時候問我這個問題呢?我猶豫瞭1下,望著朱莉笑瞇瞇的臉∶「難道┅ ┅她是┅┅」我指瞭指朱莉手中的雜志。
「BINGO!」朱莉興奮的從她的衣服下面拿出1本我沒有望來的雜 志遞給我,上面的期號是No。107。
我翻開瞭首先頁,戴安那張認識的面孔浮現在我的面前僅有面孔而已。 她的身體正在1旁被炙暖的煤燒烤著,原本潔白的肌膚已經變得金黃┅┅
我暗自咽瞭口貪欲的口水,聞女兒在1旁述講著∶「其實啊,安迪舅舅 的真正職業根本就不是什麼推銷員,那這是他的表面的掩飾而已。他真正的職業, 是『地獄之傢』的主廚呢!」
「『地獄之傢』?」我想起瞭在喬治的盒子裡的首先本雜志上的內容就 是那個處理米雪的地方。
「是啊。」朱莉道∶「媽咪你現在望的《美味佳肴》和剛剛望的《健與 美》全是1個啼X俱樂部(CLUBX)下的附屬出版社出版的。而這個地獄之 傢呢,就是X俱樂部附屬的最出名的餐廳。而我和喬治每周參加的Party就 是由X俱樂部所舉辦的。」
「X俱樂部?」我笨笨的聞著。以前曾經在網上望來過這方面的介紹, 原本以為全是虛構的,卻想不來它的真是的存在著我的身旁,就連我的弟弟和孩 子全是其中的1員。
我在1旁發著呆,朱莉則笑瞇瞇地靠瞭過到。當我反應過到的時候,她 的手已經撫摩在我的雙峰上瞭。
「媽媽,你真健康。」朱莉1邊撫摩著,1邊感嘆著∶「我花瞭至少3 個月的時間到健美,才把我的肉質從『優質』變為『極品』。而媽媽你現在的肉 質就已經是『極品』瞭呢!」
「你和我講這些┅┅」我反抗著朱莉4處作怪的雙手∶「是為瞭什麼呢? 是打算把我也進展成會員嗎?」
「是的。」朱莉在我耳旁輕語著∶「下次的派對,我被選中瞭參加『經 典遊戲』。那個遊戲的生存概率惟獨十分之1呢,我想讓媽媽親眼望望我最後的 最漂亮的模樣呢!」
自從朱莉對我坦白瞭之後,1切全變得戲劇起到。第2天安迪就從外地 移瞭過到和我們跟住。
在期待中,我和我的弟弟以及兒女渡過瞭既浪漫復荒誕的1周。
終於,周末再度到臨,1切未曉的經歷,馬上開始。
「嗨!我敬愛的女孩們,該出發瞭。」安迪在門口招喚著我們,今天是 他開車送我們往。
「好的,舅舅。」喬治笑瞇瞇的牽引著我和朱莉走出房門在這1周內, 在經過我們允許、簽署瞭正式文件後,我成為瞭安迪的私人奴隸,而朱莉的主人 則是他的哥哥。
按照俱樂部的規定,參加Party的女性是不同意穿著任何的衣物的, 所以很顯然的,我和朱莉全是赤裸的除瞭脖頸上的項圈。
我坐在車廂的後排,朱莉則坐在我的身旁,透過透明的車窗玻璃,可以 清晰地望見我們這幅淫蕩的模樣。1路上,尤其是在路口因為交通燈停下的時候, 我和朱莉全受來瞭灼暖地審視,固然還相伴著挑逗的口哨聲。
經過1段不算太短的時間,我們終於來達瞭目的地。從儀表到望,這是 1棟普普遍通的別墅最多是比較大1些而已。
在門口,有著兩名很年青而且英俊的侍者。他們小心地檢查瞭安迪和喬 治所出示的會員證確切地講,安迪的證件是鮮紅色的,而且有著刀叉的圖案,這 表明他不但是這裡的會員,並且還是這裡的高級廚師;喬治的證件則是淡黃色的, 上面並沒有刀叉的圖案,隻印著1個淺碟的標志,這講明他隻是這裡的普遍會員 而已。
至於朱莉,好像她脖頸上的項圈就是身份的標識,侍者用1個儀器在上 面掃瞭1下,在旁邊的電腦上便顯示出她的個人資料瞭,上面有些她的身高、體 重、肉質、俱樂部會員編號,以及將要參加的活動的消息。
這時候,另1名侍者拿著儀器在我的項圈上讀出瞭我的資料,除瞭肉質 那1欄空缺外,其他的全已經填好瞭相應的內容。
「這是我幫你事先料理好的。」安迪在我耳邊低語道∶「按照規定,你 這次到隻能登記而不能參加活動。但是由於我是這裡的廚師,這也算我的1點小 小的方便吧。」
「謝謝你,主人。」我歸應道。
「不過,肉質這1欄還是必須要接受專傢的檢查後才幹填寫,等望完朱 莉參加的活動後再往補辦吧。」
在我和安迪講話的時候,兩名侍者正在用繩子捆綁朱莉,她也很溫和地 順從著。1切完畢後,其中的1人牽著她從1扇不起眼的小門走瞭入往,這時我 才註重來門上的1行小字∶「幸運者專用(LuckyDoor)」入進正門後, 是1間不算很大的衣帽間,在房間內,我驚訝地發覺跪著十到名頭戴頭套的女性, 雖然望不見臉龐,但從她們的肌膚上可以推斷出她們全很年青。她們的身上被繩 索以「龜甲縛」的方法緊勒著,雙手被綁在背後,脖子上的項圈和腳踝上的鐐銬 也在充份地束縛著她們。
「這是┅┅」我的疑問還沒有講出口,已經被安迪牽出瞭衣帽間,入進 瞭1個寬闊的大廳。在這裡,數以百計的女人們有著和衣帽間裡的女性1樣的打 扮,除瞭采往瞭頭套。
除瞭這種裝扮的女性外,大廳裡還有著2十到名女侍在穿行著。隻不過, 她們端著酒水的姿態有些特別,她們也跟樣地鎖著鐐銬,4肢著地的爬行著,在 她們的背脊上,放著擺滿著酒水的托盤。
喬治湊瞭過到,輕笑道∶「這裡也是X俱樂部的1部份,我們管它啼 『培養部』。」
「是這樣的,」安迪望出瞭我眼中的疑惑,解釋道∶「原本真正的X俱 樂部沒有性虐這種低檔次的內容。但是,由於我們這種活動的特別的消耗性,以 及並不是所有的人全有水平到理解其中的情趣。所以,我們在俱樂部裡加瞭1個 性虐情趣部(^_^ ),以此為基礎到培養新人,所以這裡也被我們稱為『培養部』。」
我笑瞭∶「這真是1個好辦法,隻是不明白成功率有多高呢?」
「就目前而言,百分之1百。」安迪道∶「其實,每個女性的心底全或 多或少的隱蔽著渴求被虐待的想法。在我們這裡,隻是將這種想法發揮來及至而 已。
給我1個以世俗眼光望起到1切正常的姑娘,我可以讓她兩周內自願成為我 的奴隸,兩個月後我可以讓她自願地被穿刺燒烤隻要她的肉質可以達來要求。「
談話間,我們已經穿過瞭大廳中的人群。7拐8拐之後,我們順著1道 樓梯走瞭上往,在樓梯的絕頭處,有1扇被塗成黑色的,上面有著1個大大的金 色的「X」的門。
沒到由的,我心臟的蹦動驟然間加快瞭起到,畢竟,當我入進這扇門之 後,我的生活將徹底地被改變。我忽然好想停下到,好好地平靜1下,但是,安 迪的腳步在引導著我,讓我不能有著半點的猶豫。我深深地吸瞭口氣,努力的壓 抑著心中的激蕩,尾隨著我的弟弟,以及我的兒子,走瞭入往。
裡面的空間足足有剛進門時的大廳的兩倍,而人則少瞭許多。我略略地 數瞭1下,大概有十7、8名男子以及3十5、6名女性。
這時候,安迪已經走的不曉往向,惟獨喬治還陪在我的身邊。他正在和 1名男子閑談著∶「羅迪(Rodge)先生,這次怎麼沒有望見你的漂亮的妻 子呢?」
「羅迪先生?」當我看向他的時候,不禁有些的發暈。眼前這張認識的 洋溢男子氣勢的臉龐正清晰地告訴我他就是目前好萊塢最紅的男星,而他的妻子, 正是出名的模特安娜。克勞斯。
「她要參加今天的遊戲呢。」羅迪講道∶「講起到的話,你的妹妹似乎 也要參加呢。對瞭,你的叔叔安迪呢,現在還沒有來烹調時間啊?」
「呵呵,他要往親自給他可愛的侄女做好預備工作,因為這也許是最後 1次的服務瞭。」
「極有可能呢。」羅迪聳聳肩。
過瞭片刻,房間內的燈光慢慢地黯然下往,1道光柱打在1名4十歲左 右、手持麥克峰的男子身上,望樣子,他就是今天的主持人。
「各位會員,我是今天的主持人雷克斯(Rex)現在遊戲正式開始。 第一,讓我們暖烈地歡迎這十位將要參加遊戲的勇敢的女性~~」
在我們的掌聲中,包括朱莉在內的十名姑娘浮現在我們的面前。很明顯 她們全經過瞭精心的裝扮,至少朱莉是如此。在她們赤裸的屁股上,烙印著屬於 她們自己的號碼,朱莉的是「4」號。
「下面我到介紹1下∶1號戴西(Daisy)小姐~她今年才19歲, 是華盛頓大學的1年級學生~肉質優質!」
燈光從雷克斯的身上轉來隊左的首先名女孩身上,戴西是很可愛的女孩, 雖然已經19歲瞭,但無論從身高還是從相貌上,全隻給人以十4、5歲的感覺, 短短的金發,水藍色的眼珠,圓圓的娃娃臉,就像洋娃娃1樣。
相伴著雷克斯的介紹,場中響起1陣陣的暖烈的掌聲∶「2號,性感的 肖恩(Sean)太太、康尼(Connie)~肉質優質!」
「3號,我們漂亮的21歲的空中小姐~安妮特(Annette), 肉質優質!」
下1個就是朱莉瞭,作為NBA的暖舞小姐,她的美貌並不輸給任何人。 不僅如此,她的肉質更是為頂極的極品。因此,她得來瞭比前3位更加的暖烈的 掌聲。固然,我和喬治要比其他人更賣力1些的鼓掌。
再次響起如此暖烈的掌聲是在雷克斯介紹7號小姐°°也就是羅迪太太, 跟樣的也就是頂極名模安娜的時候∶「7號,頂極名模、頂極肉質的極品~安娜 女士!」
另1個獲得更加暖烈的掌聲的是10號多琳(Doreen),她是1 個很美麗的有著褐色長發的姑娘,職業是個作傢,更重要的是,她還是上次「經 典遊戲」的最終勝利者。
我微笑的審視著朱莉,從她那有些顫抖的雙腿以及如此潤濕的下體,很 明顯的可以望出她正出於極度的亢奮之中。她真是太漂亮瞭。
周圍的燈光復再度變得璀璨,1些穿著白衣的工作人員開始忙著移運1 些對我而言奇古怪怪的器具出到。「遊戲就要開始瞭嗎?」我揣測著。
「嗨,」安迪浮現在我的身邊∶「很抱歉打攪瞭你。但是,你現在必須 立即往接受肉質的檢查。」
「不可以等我望完嗎?」
「很抱歉,這是規定。不過,假如1切順利的話,我想你還是可以到得 及望來遊戲的後半部份的。」
講完,安迪拽起系在我項圈上的鎖鏈,牽引著我走出這個大廳。而我隻 能聳聳肩,指望著朱莉可以足夠幸運的堅持來我歸到。
檢查的時間出乎意料的長,這主要是因為那個「肉質專傢」鄧恩(Du nne)
先生采納瞭最麻煩的1種。
終於,他愜意的從我的身體中撤離,並在我的臀部蓋上瞭「極品」的紅 印。
不過在這之前,他已經射瞭兩次瞭┅┅
終於,我再次歸來瞭遊戲大廳。在這個時候,遊戲已經入行瞭大半瞭, 依舊站立的惟獨4名姑娘瞭∶1號戴西、7號安娜、10號多琳,以及我可愛的 女兒4號朱莉。
在大廳的角落,我望見瞭安妮特,她正被吊在絞刑架上輕微的搐動著, 大腿上滿是蜜汁的痕跡。可以想像得來,她定是享受瞭1次尋常難以達來的極度 的歡愉。
「好瞭~現在,讓我們入行第7項遊戲。我們這剩下的4位幸運選手將 迎到的考驗是『按鈴』!」
隨著主持人的話語,1名工作人員拿著1個金屬材料的44方方的,並 且在中間有1個圓形的洞的道具走瞭過到。
「這個啼『便攜式切頸機』。」對於首先次參加的我到講,喬治是1個 很好的解講員∶「在它的裡面,躲有銳利的刀鋒。你望那個圓洞,那是讓人把頭 伸過往,然後把頸部放在那裡的,接著再按動按鈕,刀鋒就會彈出到瞭。不過, 為瞭適應遊戲,眼前的這個做瞭相應的更改。」
「什麼呢?」
「你望右上角,」喬治指向那裡∶「望,有十個按鈕。其中有9個是假 的,惟獨1個能真正的摸動機合,就望誰會┅┅」
在我們講話的時候,遊戲並沒有因此而停止。主持人從工作人員的手中 接過那個「便攜式切頸機」,向首先號選手戴西走往。而相應地,戴西由原先的 站立變成半跪在地上,上身略略地前傾著,將頭從洞中探出,讓自己的修長而雪 白的脖頸放在那裡。接著,她那不曉是激蕩還是膽怯的顫動地手指伸向瞭十個按 鈕中的1個。
「唔┅┅」1瞬之間,這個遊戲在其他的參賽者還沒有登場的情況下, 已經分出瞭勝敗。在戴西按下按鈕的跟時,銳利的刀鋒「唰」地彈瞭出到,在我 們還沒有完都反應過到的時候,戴西的那顆小小的頭顱已經滾落來瞭地上。
和想像中的不跟,隨著脖頸的被切斷,並沒有立即的鮮血4射。隻見她 瘦小的身軀先是晃動瞭幾下,然後是猛地1震,隨著這1次的震驚,她的滿腔的 鮮血終於噴灑瞭出到,將附近的1片地板全泄成瞭紅色,慢慢地積成瞭1汪,襯 托出
她那無頭身軀的蒼白┅┅
由於地板上有著太多鮮血而需要清理的緣故,遊戲因此暫停瞭1會兒。 在白衣工作人員忙碌的時候,朱莉微笑地到來瞭我們的面前。
「妹妹,你真的很讓哥哥為難啊!」喬治滿臉笑臉的埋怨道。
「哦?」朱莉偏著頭,疑惑地問著。
「是這樣啊,我是很指望你能復贏得遊戲啦!但是,你復是如此的洋溢 著誘惑。讓我好想就在今夜品嘗來你美味的身體。哥哥好為難啊┅┅」
朱莉「格格」的笑著,轉過頭到對我講道∶「媽媽,我今天美麗嗎?」
「1百分!」我沒有半點猶豫。事實也是如此,和平日的朱莉相比,今 天的她更多瞭3分的嬌媚。也許是因為遊戲的合系吧,我思考著。
「好瞭,讓我們繼承開始吧。」雷克斯在召呼著馀下的3名選手∶「今 天的遊戲已經入行瞭3分之2瞭。我們上次的優勝者多琳小姐還依舊存在,不曉 道她是否能成為第2個延續優勝者?這位漂亮的朱莉小姐,芝加各公牛的暖舞女 郎,不明白還能不能參加明天的BULLSVSJAZZ的比賽表演;還有安娜 小姐,假如她要在這次遊戲中落敗的話,她的經紀人可要為違約而頭痛瞭呢。好, 現在是第8項∶『幸運餅乾』!」
「這個┅┅不會讓她們比賽誰食的餅乾比較多吧?」眼見著工作人員托 著1盤子的餅乾走瞭過到,我疑惑地問著喬治。
「固然不。」喬治笑笑∶「媽媽,你需要好好的望望『俱樂部手冊』呢! 這個就是有點類似與抽簽啦。這個餅乾是空心的,在餅乾的中間有著寫著處理時 間與方法的紙條。誰抽來的時間最早,誰就是遊戲的失敗者。」
現在,是朱莉首先個抽簽,她的紙條上寫著∶「26號(明天)8點, 南郊公園,穿刺燒烤。」
第2個是安娜,她的紙條上寫著∶「28號17點,會員德雷克傢,生 日晚宴。」
安娜微笑著向她的丈夫飛吻。在這項遊戲中,她已經穩穩地獲得瞭勝利, 失敗者隻可能是朱莉或者是多琳瞭。
當多琳用顫抖的手拿起1塊餅乾,主持人雷克斯幫她讀出瞭字條上的文 字∶「今晚12點,俱樂部內,烘烤。」
1剎那,大廳內響起瞭暖烈的鼓掌聲,人們為馬上品嘗來美味的吃品而 慶祝著。多琳則雙腿軟軟地坐在瞭地上親手決定瞭自己的處理時間與方法1定是 1種很難享受來的味道。我可以清晰的望見多琳的蜜汁在難以抑制的流淌著,甚 至滴來瞭地上。
「Wow~」當多琳被工作人員扶持著帶進廚房後,主持人雷克斯再度 的講道∶「接下到的,就是今天的重頭戲決戰瞭!我們可愛的朱莉小姐VS名模 安娜小姐!」
「決戰?」我復碰上瞭不知道的名詞瞭∶「難道是讓兩個人決鬥?」
「差不多啦。」喬治耐心的解釋道∶「不過判定勝敗的方法是望誰先達 來高潮?」
「高潮?」我更迷糊瞭。
「那,你自己望吧。」喬治努瞭努嘴∶「我想你應該會知道的。」
在場中心,朱莉和安娜已經在相互的暖吻與愛撫著,彼此在挑逗著對方 的情欲。霎時,我知道瞭決戰的含義。
遊戲(也許現在該被稱為比賽更恰當些)在繼承著。不過我卻沒有太過 於合註她們的行為。因為在她們之1的情欲被挑逗起之前,我已經開始有些難以 壓抑自己的欲看。畢竟,剛剛的那幾幕場景我還是首先次在現場望見。但有些好 笑的是,在場的盡大多數的女人們和我1樣,不再理睬場中朱莉和安娜的模樣, 而往
與各自的男伴蠻纏在1起┅┅
等我喘息著再度平靜下到之後,朱莉與安娜的蠻纏也已經來瞭最後的合 頭。
很明顯的,朱莉已經完完都都的屈服在安娜的手指下面瞭。在安娜的率領下, 朱莉的身軀大幅度地顫抖著,蜜汁源源不斷的流淌著。對她而言,這應該是1次 極其難忘的性高潮吧!
雷克斯高聲宣佈著這次遊戲的勝利者安娜。羅迪。所有的人擁向她表示 著慶賀。而失敗者則被她的舅舅帶入瞭廚房。在這裡,她將被穿刺後燒烤,將稱 為今晚俱樂部會員的1道美吃。
在廚房的平臺上,朱莉仰面朝天的平躺著,我和喬治站在她的左右,將 她的雙腿打開並高舉著,安迪則將長長的穿刺桿塗上瞭油脂,然後將桿尖入進瞭 朱莉的小妹妹。
「寶貝,讓我們開始吧。」安迪盤問著∶「你預備好瞭嗎?」
「啊~~」朱莉深深地吸瞭口氣,抓我的手緊瞭緊∶「我想可以開始瞭。」
安迪用他的左手壓在朱莉那平整的腹部,右手用力的將穿刺桿向她體內 深處推往。在開始的部份,由於油脂和蜜汁的合系,1切全很順利,我甚至可以 聞見穿刺桿刺破朱莉子宮的聲音。
接下到,安迪很仔細地轉動著穿刺桿,在幸免破壞瞭朱莉的主要內臟的 情況下,不停的深進著。而朱莉也十分配關地用她那顫抖的嘴唇報告著入度,直 來穿刺桿的尖端從她那半開的嘴中露出頭到。
4個小時後,朱莉和多琳跟時的被擺上瞭餐桌。和在烤箱內被烹調的多 琳不跟,朱莉的身體是1種極其冷艷的金黃的顏色,再加上燒烤時塗抹油脂的光 澤,更顯得她是如此的性感而漂亮,以至於當朱莉的身體被分吃乾凈之後,多琳 的身體還剩下瞭大半。
固然,我也在其中享受來瞭朱莉的可口的味道。我想,我的滋味應該不 會比她遜色吧。於是,我開始有些企盼著我被選中┅┅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好 好的享受1下吧!

【完】

猜你喜欢

视频一区视频二区视频三区视频四区视频五区视频六区视频七区小说一区小说二区小说三区美图诱惑RSSSitemap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