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跟學淩辱的絲襪媽媽——王飛的詭計

  首先章

    學校的大禮堂內,新1屆高3學生畢業瞭,跟事新1屆的表彰大會也在入行
著,李若雪已經是第3次獲得優秀教師的稱號瞭,兒子林勝延續3次獲得都市第
1,在高考中更是保送來瞭美國的名校就讀,有這樣的成就得獎是理所因當的。

    李若雪今年3十8瞭,正是1個女人最為成熟的時候,更何況她長得也是極
為美麗,170的身高,精巧的5官,配上大大的眼睛,瓜子臉,潔白的皮膚,
修長完美的身材散發著陳述的韻味。

    李若雪今天穿著奶白色的襯衣,白色過膝裙,緊身的襯衣把她的上身勾勒出
1道完美的曲線,跟時李若雪還有著豐滿挺秀的雙峰和平整的小腹,裙子包裹下
是微微隆起的翹臀和豐盈的肉絲小腿,讓這位美女教師望起到十分高貴。

    李若雪歸來座位上接下到就是優秀學員的表彰大會,毫無疑問林勝斷定是其
中之1,當林勝走上臺時臺下的李若雪望瞭望手機離開瞭自己的位置,這1幕並
沒有引起別人的註重,大傢同不會想來在禮堂的角落1個不起眼的人跟時離開瞭
禮堂。這1幕被臺上的林勝望在眼裡,來現在他全無法相信,自己漂亮優秀的媽
媽的命運,會因為這個和自己跟齡的男人而徹底改變。

    這個不起眼的男人啼王飛,160的身高皮膚烏黑臉上遍佈著青春痘,尋常
也不是1個安分的人,色瞇瞇的,時常會調戲別的女跟學,所以尋常也沒有什幺
夥伴。而林勝是1個小康之傢,父親是1個企業的部門經理,這幾年全在國外奔
業務很少歸傢,而媽媽也是學校的明星老師,傢裡有車有房原本怎幺樣也不會和
王飛搭上。

    可是高1剛開始學校實行瞭先入帶後入,讓林勝和王飛成瞭跟桌,李若雪曉
道消息後不明白為什幺總覺得心裡怪怪的,但詳細有什幺也講不上到,隻能囑咐
林勝好好幫助王飛。就這樣相處瞭幾個月林勝和王飛勉牽強強算得上夥伴瞭。

    對於王飛學校的人明白的全不多,隻是聞講似乎傢裡蠻有錢的,爸爸是1傢
大公司的高管,最近似乎也是向來要出差不在傢裡,王飛的媽媽好像也是向來在
忙工作很少管王飛,也很少在學校露面。

    這1天上課的時候林勝發覺王飛有些神奧秘秘的,對於這1幕他有些見怪不
怪瞭,上課的時候總是在桌子底下望著什幺,時不時的還露出1些奧秘的微笑。
跟樣不明白為什幺林勝望來這個笑臉的時候有1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於是趁著王
飛上廁所的時候,在抽屜的最深處尋來瞭王飛望的東西。

    霎時林勝被震註瞭王飛望的絕然是母子亂倫的漫畫,而且王飛的手機中也有
著母子亂倫的視頻,其中更加有著不少的調教視頻。林勝感來自己的世界觀被沖
擊的7零8落,他不明白王飛望這些東西就近對學習有什幺幫助,也不明白這些
東西意味著什幺,隻是在不曉不覺將腦海中滿是自己那盡色媽媽的身影。

    與此跟時王飛上完廁所正打算歸來教室,現在天氣已近開始漸漸暖瞭起到,
雖然學校發瞭校服但愛美的女教師們全開始穿上短裙配絲襪。本就好色的王飛此
時更是樂壞瞭,雙眼忍不住的在掃到掃往。

    這時王飛的手機響起,望瞭望到點人王飛眉頭皺成瞭1團:“餵,講。”

    “小飛,晚上我們好好談談好幺?”電話那頭的是1個溫和的女聲。

    可是王飛的聲音卻是寒冰冰的:“我和你沒什幺好談的。”講著就掛斷瞭電
話。當晚王飛也沒歸傢而是眠在瞭酒店裡。

    周日1早林勝就啼王飛1起往打籃球,雖然王飛長得不怎幺樣但是卻向來全
在運動,所以身體還是很壯碩。可那頭才打瞭1個多小時就就下起瞭小雨,原本
這點雨對於他們而言不算什幺,可是漸漸的雨是越下越大於是林勝講道:“這雨
下的太大瞭,不如往我傢多多雨把?”王飛沒有講話點瞭點頭答應瞭。

    兩人到來林勝的傢,當防盜門被打開的那1剎那王飛驚呆瞭,李若雪慵懶的
躺在沙發上望著電視,身上蓋著1席涼被,露出1截宛若墨玉1般的黑絲小腿。

    王飛不由的望待瞭,李若雪的名字在學校是無人不曉無人不知的,可是他怎
幺也想不來明星教師絕然是林勝的媽媽。外加上1些原因現在的王飛本就對這樣
的成熟女性沒有反抗力,此時更是難以抑制自己的渴求,宛若烈火1樣的欲看直
設在李若雪身上。

    李若雪聞來聲音不由的楞瞭楞,但很快就坐直瞭身體,林勝急忙介紹來:
“媽媽,這是我的跟學,也是我學校的跟桌名啼王飛。”

    王飛立即講道:“阿姨,您好,我啼王飛,是林勝的跟桌”

    李若雪和王飛目光對視瞭1下,不明白為什幺她感來心中泛起瞭1絲恐怖,
但她依然殷勤的講道:“歡迎,歡迎,王飛跟學快請坐,不要拘謹當自己傢1樣,
阿姨往給你倒水。”講著就走入瞭廚房。

    王飛驚異的講道:“李若雪李老師真的是你媽媽?不可能吧?”

    林勝有些鬱悶的講道:“這還有假?隻是媽媽不準我在學校裡啼她媽媽”也
難怪有這樣美麗的媽媽卻不能認,任誰全會有些鬱悶。聞瞭自己夥伴的話王飛的
眼睛賊賊的望向李若雪。在傢的美女教師穿著1件白色短袖、粉色短裙加上1條
黑色的連褲襪。

    從王飛的角度望往,短裙包裹的翹臀微微翹起。潔白修長的美腿被黑色絲襪
緊緊包裹著,洋溢瞭奧秘和誘惑。

    李若雪的穿著讓王飛望的浴血鼎沸,洋溢欲看的嚴謹向來死死的盯著美女教
師,腦海中不明白意淫的多少遍把李若雪按在地上的場景。李若雪端著水到來瞭
兩人面前:“阿勝,玩夠瞭就往把這周的作業做瞭,明天就是星期1要交瞭。”

    “好,明白瞭,我等下就往做。”林勝懶散的躺在沙發上。

    “這孩子真的是”李若雪用手扶住額頭,盡色的臉頰上出現出無奈的神情:
“王飛,阿勝在學校表現怎幺樣?”王飛顯然滿口的好話講瞭出往,林勝躺瞭1
會他也怕李若雪發怒乖乖的歸來瞭臥室,逼近溫和的美女教師,1旦發起怒到還
是十分恐懼的。

    客廳裡隻剩下瞭李若雪和王飛,兩人冷暄瞭幾句不明白為什幺李若雪總覺得
渾身不安閑,於是借口身體不舒暢也歸來瞭臥室,隻留下王飛1個人在客廳的沙
發上望著電視。

    大概1個多小時候與漸漸小瞭下到,王飛匆忙的講道:“阿勝,雨小很多瞭,
我就不打攪瞭,歸傢瞭。”

    “哦好的,再見下次再到玩”林勝隨便的揮瞭揮手,望著王飛的背影總覺得
他的離開太匆忙瞭1點。大概1個小時候林勝終於把作業做完,覺得有些累瞭於
是到來瞭洗手間,洗衣機旁邊的洗衣筐內他望來瞭李若雪換下的衣服,心裡卻不
由的古怪起到,今天中午出門的時候他明明望來李若雪換下瞭1條肉色的連褲襪,
他甚至還拿起到忘情的聽過,可此時這條連褲襪卻不見瞭。

    食完晚飯後林勝坐在沙發上望著1部很火的電視劇,李若雪在浴室裡洗著衣
服,這時驟然問道:“阿勝,你望來我放在洗衣筐裡的絲襪幺?我怎幺尋不來瞭?”

    林勝哪有心思管這些隨口講道:“我怎幺明白?”李若雪也隻是隨口問1句,
見沒尋來於是也歸來瞭自己的臥室。

    不見的那條絲襪顯然在王飛的手中,此時的他正藏在被窩裡拿著那條肉色的
褲襪:“真香啊,沒想來李若雪絕然是那個書呆子的媽媽,好美麗的女人,真香
狠狠的插她的蜜穴,那絲襪美腿太棒瞭,穿的那幺騷,李老師我要讓你啼我老公。”
1邊講1邊把絲襪放在鼻尖狠狠的嗅著,滿腦子全是李若雪那盡色的容顏:“好
爽,受不瞭瞭。”講著逃出堅硬的肉棒把褲襪纏繞上往往返摩擦,良久之後發出
1身低吼,霎時肉色連褲襪上濕瞭1大片。

    過瞭幾天下課的時候1個學生講道:“王飛,有人尋你。”

    王飛皺瞭皺眉問道:“誰啊?”

    那那名跟學搖瞭搖頭:“不明白,是1個女人,就在門口。”

    王飛帶著迷惑離到來瞭門口,王飛1離開眾人不由的竊竊私語起到,隨後更
是偷偷的像門外看往。隻見外面站著1個很美麗的女人,假如講李若雪是高挑型
的美女,那幺這個女人就是另1種風格的漂亮。她皮膚潔白,纖腰細腿,卻有著
豐乳翹臀,李若雪的D罩已近很大,這個嬌小的女人大概有著E的尺寸。

    女人身材嬌小大概惟獨1米55左右,E罩的巨乳配上要人命的童顏,圓潤
的美臀同是吧1身旗袍的後擺頂的高高的。纖細的肉絲美腿根式在眼光下閃爍出
刺眼的光線。怪不得眾人全有種難以置信的神情,誰也不會想來王飛絕然有著這
樣美麗的媽媽。讓人不得不懷疑王飛是不是親生的,事實上也確實有這方面的傳
言。兩人講幾句王飛就甩屁股走瞭,隻留下這個美女少婦失落的離開。

    接下到的幾天過的很平靜,這天李若雪穿著1身標準的OL套裝,上半身的
灰色西裝遮不住那渾圓的雙峰,緊身的短裙把美女教師翹挺的臀部完都勾勒出到,
修長飽滿的美腿上穿著黑色絲襪,小腳上踩著黑色高同鞋。這樣的創作望的王飛
全笨瞭,貪欲的目光掃著me女教師的胸部和黑絲美腿,火暖的目光宛然就要把
李若雪食瞭1般。

    1下瞭課就沖來瞭洗手間逃出自己的肉棒上下套送著,別望王飛長得不高肉
棒卻很粗大,大概有十78公分這樣,1邊擼1邊喊道:“媽的李若雪這個騷貨,
今天復穿的那幺騷,真想肏死她。太舒暢瞭,騷貨快吸我的大那話兒,啊……射瞭
……”白濁的液體噴射而出,王飛的腦海中驟然出現出1個身影,於是陰險的笑
道:“雖然比李若雪差瞭點,但還是不錯的挑選哼哼……”

    晚上歸來傢王飛的爸爸復往國外出差,這1往就是大半年,傢裡惟獨王飛和
謝婷婷兩個人,下瞭班謝婷婷就在廚房忙碌著,今天的她穿著1件寬松的灰色居
傢連衣裙,美麗的大腿上穿著肉色的褲襪,望的早就色心大起的王飛更是口水直
流。

    王飛躡手躡腳走來謝婷婷的身後,伸出手抓住瞭那對巨大的巨乳揉捏著,謝
婷婷被嚇瞭1蹦,她怎幺也想不來自己的兒子會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她急忙
講道:“王飛,你,你做什幺快放手。”

    謝婷婷雖然沒有李若雪那樣的高挑,但她是標準的童顏巨乳,那對奶子差不
多有E的尺寸,而且復翹復挺王飛捏的舒暢極瞭,見兒子不停手謝婷婷隻能拼命
掙紮著:“你做什幺?小飛你快點放手啊,不可以這樣的。”

    謝婷婷的掙紮根本沒有什幺用處,反而那圓潤的翹臀不停的摩擦著王飛的下
身,惹得王飛更加的欲火難耐,王飛邪惡的講道:“媽媽,我是怎幺往學校的你
應該很清晰把。”霎時謝婷婷大驚失色。

    王飛成績不好原先根本不可能入進這所名校,可是所有人父母全是看子成龍
的,所以謝婷婷托人尋來瞭這個學校的校長,讓王飛得來瞭1個面試的機會,不
用問王飛的成績斷定不志願,當校長拿著成績單目光在美婦身上掃到掃往的時候,
謝婷婷就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幺。隻是這件事不明白怎幺會被王飛明白。

    望來謝婷婷的表情王飛淫邪的笑道:“你不是要和我談談幺?我想今天真是
時候,晚上到我房間尋我,我的媽媽。”不明白為何王飛特殊在媽媽兩個字裡加
瞭重音。難道他們之間的合系真真的就像傳講中講的那樣?

    晚上食瞭晚飯王飛自得的歸來瞭自己的房間,拿出書裝模作樣的望瞭起到,
不1會門開瞭王飛放下書自得洋洋的問道:“媽媽怎幺瞭?你影響來我學習瞭。”

    謝婷婷1咬牙講道:“你把東西給我,我就走。”

    “東西?”王飛拿出1個U盤把玩著:“你講的是這個幺?”

    謝婷婷臉色1變:“就是這個,你拿著也沒用還給我把。媽媽給你零花錢好
不好?或者你想要什幺告訴媽媽?媽媽給你買?”

    “真的幺?”王飛上下打量著謝婷婷面前的美婦也是1個極為精彩的大美女,
於是壞壞的講道:“真的幺?那幺我們來你的臥室再講吧,我這裡床太小瞭。”
謝婷婷臉色大變她好像意識來瞭什幺,可是卻毫無辦法隻能同在王飛身後,到來
瞭自己的臥室當中。

    入瞭臥室王飛淫邪的笑道:“媽媽,把你的衣服脫下到把。”

    謝婷婷臉色1變:“你……你講什幺?”

    王飛寒寒的笑道:“怎幺?那個老校長你全能伺候,伺候伺候我這個兒子就
不肯瞭?”

    謝婷婷搖瞭搖頭她怎幺也想不來自己的兒子會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真的
不行,你太過分瞭,我是你媽媽你怎幺能這樣?小飛乖,媽媽給你買新手機好不
好?”出人意料的是王飛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可是謝婷婷的聲音依然是如此的
溫和。

    王飛寒笑道:“媽媽?你還真以為自己是我的親人瞭?”講著拿出U盤在謝
婷婷面前晃瞭晃:“你應該明白這裡面是什幺,你想想假如我把這件事講出往怎
幺辦?我爸爸要是明白自己遺棄糟糠之妻,然後娶來手的女神,卻是起初對手公
司派到的間諜,丟失的賬本更是在自己妻子手上的話會怎幺樣?”

    謝婷婷臉色白瞭她怎幺也想不來自己的機密會被王飛把握:“小飛,起初的
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我也不會想來會導致你親生媽媽的往世,這些年我向來沒
要孩子就是為瞭當個好媽媽,所以媽媽求你瞭不要講出往,以後媽媽會竭力彌補
你的好幺?”

    “彌補?”王飛陰險的笑著,雙目不停的在謝婷婷身上掃到掃往。

    謝婷婷嚇壞瞭急忙雙手護住自己的胸口:“不要,惟獨這個不行。求你瞭不
要這樣。”

    原本王飛的生母是1個鄉下到的普遍農婦,長得本就1般,在王飛的爸爸賺
來點錢後碰到瞭謝婷婷,並且很快遺棄瞭糟糠之妻,王飛的生母氣不過就直接來
謝婷婷的單位裡大吵大鬧。當時以謝婷婷的美貌和學歷顯然不會把這個鄉下婦女
放在眼裡,話語間多多少少有些傲慢,於是王飛的生母更加怒不可遏,罵的更加
難聞瞭,隨即兩人進展來相互推搡,隨即謝婷婷1個不仔細讓王飛的生母掉下瞭
樓梯,時候謝婷婷和王飛的父親就收留瞭王飛向來來瞭現在。

    王飛寒寒的笑道:“你不是要彌補我幺?那就用你的身體到吧。”隨後怒吼
道:“脫”謝婷婷嚇壞瞭她做夢也想不來有朝1日會碰到這樣的事情,可是王飛
好像並不打算對她手下留情,決然的講道:“你不脫?好的那就別怪我瞭。”

    謝婷婷急忙講道:“不,你別這樣,我脫我脫就是瞭。”講著謝婷婷顫顫巍
巍的脫下瞭寬松的灰色連衣裙,露出瞭自己美麗潔白的酮體。

    要明白謝婷婷的容貌就算比李若雪差,那也僅僅是毫厘之差,此時王飛真真
切切的望來瞭美婦的裸體,那可不是視頻上能比的。性感迷人的黑色蕾絲乳罩,
僅僅隻能遮住半個潔白的爆乳,薄薄的肉色透明絲襪是蕾絲邊的,內褲跟樣也是
黑色蕾絲的丁字褲,僅僅隻能遮住自己的合鍵部位,這1幕幕全讓年紀輕輕的王
飛望的眼睛全直瞭。

    淫邪的目光在謝婷婷挺秀的乳峰上停頓片刻,絕管美婦雙手交叉在胸口遮住
瞭半個美乳,可是依然能望來那深深的溝壑,於是淫邪的指示道:“手放掉,全
望不清晰瞭。”

    謝婷婷哭泣著放下瞭自己的雙手,這1下王飛望的同清晰瞭,他掏出瞭手機:
“這個姿態很好,到笑1個。”

    “不要”謝婷婷急忙捂住自己的胸口,可是依然晚瞭1步王飛已近得來瞭1
張她的果照。

    王飛愜意的點瞭點頭:“不錯是不錯就是手擋著瞭,不許擋,聞來瞭沒有。”

    “是,我明白瞭,嗚嗚……”謝婷婷是1個性格溫和來懦弱的女人,從小來
大別人隻要嗓子略微大1些,她全會屈服,不敢有1點點的違抗。哪怕此時面對
王飛也是如此,她雖然哭泣著手卻情不自禁的放下,任由自己拿迷人的爆乳鋪露
在王飛面前,任由這個名義上的兒子拍攝著自己1張張的果照,而她卻除瞭哭根
本沒有1點點的法子。

    王飛愜意的點瞭點頭:“真不錯,哈哈你不是講要給我零花錢幺?也不用那
幺麻煩瞭,以後你的工資就是我的零花錢瞭,而且以後要乖乖的聞話,為我賺外
快聞來瞭沒?過到幫我口交,我要發照片瞭,望望你這個賤貨的果照有多少人買。”

    謝婷婷哭著講道:“你別太過分瞭,這幾年我對你照料的無微不至,你為什
幺還要這樣對我?你這個混……”

    謝婷婷傢教優良哪怕1句普遍的罵人話語她全講不出口,這更加增加瞭王飛
囂張的氣焰,在此之前講真的王飛對降伏謝婷婷並沒有多大掌握。他重重的1拍
桌子:“媽的,賤貨別讓我爽第2遍,你好好想想以你爸媽那軟蛋的性格,被你
被侵犯瞭也不敢講話,還讓你嫁給瞭侵犯犯,要是明白瞭你的事情會怎幺樣?”

    謝婷婷渾身1震,就像王飛講的她的爸爸媽媽懦弱保守,起初自己被王飛的
爸爸侵犯,父母雙雙倍氣的入瞭醫院,可最終也不敢講什幺,反而讓謝婷婷嫁給
瞭侵犯自己的犯人。要是王飛真的把事情講出往,傳來父母耳朵裡,恐怕除瞭大
病1場根本不會有什幺效果,更何況現在的父母已經禁不起這樣的刺激瞭。王飛
的父親自己興許能不合,但是親生父母自己可不能不管啊。

    於是謝婷婷哭著講道:“求你瞭,你外公外婆身體不好,禁不起刺激的,我
聞你的就是瞭。答應媽媽保守機密好幺?”

    王飛自得的笑瞭,他明白面前這個美婦已近變成1頭聞話的小羊羔,任由自
己隨意的欺辱,在他現在的腦海中滿是自己在各種地方玩弄這個美少婦的情況,
想著想著腦海中不由得出現出另1個盡色的美女少婦,正是自己學校的明星教師
——李若雪,要是能左擁謝婷婷,右抱李若雪,跟時玩弄這兩大極品美婦,那可
是齊人之福啊,這時王飛首先次對李若雪產生瞭歪念,不過現在的他的目標還是
面前的童顏巨乳的美婦,於是寒著臉講道:“你還楞著幹什幺,想要我保守機密,
你應該明白做什幺。”

    謝婷婷無奈放下瞭自己的雙手,漸漸的走來瞭王飛面前放下瞭自己的雙手,
徐徐的跪下瞭身體,用手解開王飛的長褲,請出瞭黑漆漆的肉棒,望著那醜陋的
怪物委屈的淚水不由的滑落,晶瑩的淚花滴落在難望的肉棒上,宛若石頭砸入瞭
漆黑的汙水當中,泛起瞭黑漆漆的漣漪,可是謝婷婷毫無辦法隻能張開嘴把肉棒
含入瞭嘴裡。

    剎那王飛感來自己的下體被1股難以描繪的溫暖所包裹,這種舒爽的快感是
他之前難以想象的,自己的下體就似乎浸泡在溫泉池水中1樣,謝婷婷柔軟的小
香舌纏繞而上,紅潤嘴唇不停舔弄醜陋的棒身,下體傳到的陣陣快感使的王飛感
來自己全快融化瞭,他愜意的點瞭點頭打開瞭謝婷婷的電腦輸進瞭1個很火的色
情網站,並且威逼道:“好好吸,要不然把你的頭放上往。”

    謝婷婷哪裡敢違抗隻能乖乖的聞話,就似乎1條狗1樣舔舐著王飛的肉棒,
1邊舔弄還1邊用嫩滑的掌心輕輕摩擦著,這樣無疑為王飛帶到更為猛烈的刺激。
發完照片後王飛把椅子想後靠瞭靠,享受著謝婷婷的侍侯與伺候。

    王飛體內欲看之火熊熊燃燒著,他感覺自己體內的那蹦小蚯蚓正在漸漸的變
大,逐漸變成1條巨大的巨蟒,不斷的深進紅潤的檀口的柔嫩處,身體更是湧起
1種快要融化般銷魂快感,讓王飛整個人的欲火燃燒的更為旺盛。

    在謝婷婷乖巧的吸吮之下,王飛感來整整陣陣猛烈的快感在自己的巨蟒頂端
不停的匯聚,似乎1股洪流就要噴射而出1樣,淫蕩的笑臉慢慢的出現在瞭那張
滿是青春痘的臉上,然後他望望向瞭正在前後晃動自己童顏的謝婷婷,伸出手抓
住瞭她的後腦勺,讓巨蟒在她那櫻桃小嘴裡狠狠抽搐起到,巨大的巨蟒緊緊的頂
在那細微的喉嚨深處,王飛再也忍不住瞭,爆吼1聲雙手緊緊的按住謝婷婷那與
自身年紀不符的可愛小腦袋,巨蟒裡的生命精華不停的從裡面射進來瞭張可愛而
復紅潤的嘴唇裡。

    王飛的噴射量大大的出乎謝婷婷的意料,猝不及防之下謝婷婷被實實在在的
嗆瞭1下,飲瞭1大口腥臭的液體,隨後急忙抽出腦袋,白濁的精液噴灑在俏麗
的臉龐之上,更有1些順著臉頰滑落在潔白光滑的肌膚之上,讓本就美麗的謝婷
婷,更添瞭幾分淫靡。

    “媽的我忍不住瞭。”王飛望著地上的謝婷婷,剛才的口交謝婷婷的臉上已
近有瞭1些微微的紅暈,再加上白濁液體的淫靡點綴讓本面前的盡色美婦更加誘
人瞭,望的面前的王飛獸性大發,不管不顧抓住謝婷婷的秀發,就去床上走往。

    謝婷婷食痛拼命的掙紮著:“不要啊,求你瞭別疼,輕點,輕點。”

    謝婷婷雖然3十5歲瞭,但是童心未泯傢裡珍藏瞭不少寶貴的手辦玩偶,此
時相伴著她的掙紮這些手辦玩偶紛紛掉落,摔碎在地上好像在為謝婷婷的命運奏
響1曲悲歌。

    王飛把謝婷婷挈來瞭床邊粗魯的丟在瞭柔軟的床上,謝婷婷嚇壞瞭蜷縮著靠
在床頭雙手護住胸口請求道:“不要,求你瞭不要,放過我把求你瞭啊。”望著
面前的王飛脫往瞭自己的衣物漸漸的畢竟自己,謝婷婷的腦海中出現出起初王飛
父親強暴自己的場景,著對她而言簡直就是1個噩夢,可是謝婷婷不會想來猜不
來十年跟樣的噩夢會有那個人的兒子再次帶到。

    可是謝婷婷的請求怎幺會打動禽獸1般的王飛,他拿著手機講道:“騷貨真
不錯,那幺點時間就賺瞭1百塊,大傢全想嚷著要望你的都果照片,還要望望你
的臉,你講要不要響應1下大傢?”

    謝婷婷搖著頭請求道:“不,不要,求求你不要。”

    王飛惡狠狠的吼道:“少廢話,把內衣內褲脫掉,讓我拍個夠,再廢話把你
臉也放上往。”謝婷婷不敢違抗,隻能流著淚漸漸的脫往瞭自己巨大的乳罩和性
感迷人的丁字褲,任由面前的禽獸拍攝著自己的果照到出售。

    拍瞭幾張後王飛知道現在是收貨戰利品的時候瞭,他並不急著把照片發出往
而是到來瞭床上,輕輕摩擦著謝婷婷胸前的那對挺秀的豪乳,柔軟、鼓脹而復十
分飽滿的感覺從謝婷婷身上傳到,王飛1邊感慨1邊用手往感受那兩大團柔軟的
棉花的絕妙摸感。

    謝婷婷無可奈何隻能任由王飛對她縱情的淩辱,飽滿的胸脯被王飛肆意的把
玩著,兩顆巨碩的乳球已經被擠得變瞭形。

    可以講現在的王飛簡直樂壞瞭,他帶1次玩弄來如此美麗的雙峰,潔白的大
白兔1隻手隻能捏住1小半,而且洋溢著彈性,現在的他用心的把玩著高聳豐滿,
渾圓鼓脹的巨乳,在他的把玩之下大白兔變化出各種各的外形:“好大,好軟啊,
騷貨,你的奶子比那些雞可有趣多瞭。”

    “你講什幺?”謝婷婷難以置信的望著王飛,她怎幺也想不來年僅高1的他
就已近玩過女人瞭。

    王飛無所謂的講道:“前段時間你不是懷疑我那個死鬼老爸偷你錢,然後往
包小3幺?實話告訴你,是我拿瞭你的錢出往嫖瞭哈哈哈哈,賤貨沒想來吧。”

    謝婷婷渾身1軟,前不久她向來會發覺自己的錢會少,原本她向來懷疑是王
飛的爸爸拿自己的錢往養別的女人,現在望到絕然是王飛做的。謝婷婷感來自己
身體1軟,好像最後的力氣全被抽走,因為這件事謝婷婷已近和王飛的爸爸兩個
月沒講話瞭。

    王飛笑道:“賤貨,怎幺樣?我那個死鬼老爸很久沒動你瞭把,難怪你就是
那個死鬼的戰利品而已,他早就有其他的目標瞭哈哈,還債和泡妞兩不誤哈哈哈
哈,賤貨你就乖乖的給我玩把,哈哈哈哈哈……”

    謝婷婷徹底跑潰瞭,她躺在床上不在抵抗任由著王飛淩辱自己,望著極品美
婦此時淚光瑩瑩滿是憐巴巴的柔弱感,好像在用女性最後的手段請求自己,能夠
略微溫和1點點。這1切同是激發瞭王飛猛烈的制服欲看。王飛按照尋常的樣子
觸向瞭謝婷婷的兩腿當中,哪裡已近濕瞭,謝婷婷畢竟是1個傢教優良的少婦,
和那些妓女怎幺能比。

    兩腿當中帶到的刺激感,讓謝婷婷都身情不自禁的顫抖起到,王飛寒笑道:
“騷貨,才被觸瞭觸就那幺濕,望到你也是個欠肏的貨色。”講著在謝婷婷的耳
邊輕聲講道:“騷貨,你剛才的樣子好騷啊,不過我喜歡。”

    謝婷婷緊緊的咬住自己的下嘴唇,講實話她也很難相信自己身體的變化,可
是身體傳到的感覺卻復是真真切切的,電流1樣的酥麻,逐漸變得洶湧起到。謝
婷婷的身體忍不住開始顫抖,都身宛然連反抗的力氣全沒有瞭。

    手指飛速的在肉穴中抽查著,那是謝婷婷最敏銳的部位瞭,相伴著手指在肉
穴的入入出出,美麗的少婦的嬌軀劇烈顫栗著,哪怕謝婷婷用絕都力咬住貝齒,
可是依然難免猛烈的嬌喘起到,下體傳到的猛烈感官刺激,讓真個人宛若如萬蟻
齊噬,令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講真的謝婷婷是在無法相信,年僅十5歲的王
飛絕然能帶給自己如此的刺激,

    王飛淫邪的講道:“怎幺樣?騷貨?舒暢吧?哈哈,老子的手指就讓你這幺
爽,1會的大那話兒望你怎幺消受。”

    謝婷婷感來自己的理智1點點的消退著,快要無法抵擋王飛對自己的強奸瞭,
嘴裡的嬌喘呻吟不停的加重:“嗯……啊……啊……不要……停手啊……”

    王飛感來面前美婦的身體越到越軟弱無力,嬌喘卻越發的猛烈,她知道這個
盡色的少婦已近發情瞭。

    這也難怪謝婷婷本就年紀來瞭,再加上這幾個月的孤獨此時正是欲看累計的
最猛烈的時候,謝婷婷感來自己腦海中除瞭欲看其他什幺全不剩瞭:“我……我
不行瞭……啊……好古怪……啊難受啊……放過我把,求你瞭……放過我……”

    騷擾還在繼承謝婷婷感來自己的意誌已近被吞噬的1點全不剩瞭,她的自尊
也心已經被徹底摧殘,今天的事情註定是要在她生命中留下不可磨滅的1頁,謝
婷婷屈服瞭流著淚講道:“求你瞭,你想怎幺樣就怎幺樣把,不要……不要在折
磨我瞭……我不行瞭啊……嗚嗚……不要折磨我瞭……”

    王飛握住自己漆黑的小兄弟在濕漉漉人蜜穴口晃動著:“怎幺樣?是不是要
這個?”

    謝婷婷徹底跑潰瞭她喘著氣喊道:“要,我要這個啊……我要……”

    王飛好像不急著插進,而是繼承摧殘謝婷婷的尊嚴:“想要?那你求我,求
我插入往。”

    “不……不……”謝婷婷還想負隅頑抗,可是很快她的理智就被欲看的浪潮
所吞噬:“求你……插吧……請插入到吧!”

    王飛露出淫邪的笑臉,用手握住小兄弟,頂在鮮紅的嫩穴外面,隨後1用力
肉棒粗魯的點開柔軟的肉門,1下沒進瞭狹窄的密道當中。

    才剛才入進王飛就感來自己的肉棒被緊致的擠壓感所包裹,1點也不像結過
婚的女人,同不是那些妓女寬松的肉穴能比的,王飛不由的喊道:“媽的賤貨的
騷逼絕然那幺緊,1點也不向結過婚的女人,望瞭老頭子肏你肏的少啊。講,你
和那個混蛋做過多少次?”

    謝婷婷哭著講道:“我……我們結婚後……就沒做過幾次……求你瞭……別
折磨我瞭……放瞭我把……啊……好疼……好疼啊……”謝婷婷感來自己的下體
似乎要被撕裂開到1樣,事實上王飛爸爸肉棒並不大,可是不明白為什幺王飛的
肉棒卻大的反常。

    “太舒暢瞭”王飛1邊感慨1邊用力抽查起自己的肉棒,漸漸的謝婷婷產生
瞭昏迷的感覺,明明是在遭受強暴可是她卻什幺也感覺不來,反而相伴著王飛的
抽查欲看的快感也越到越猛烈,身體更是隨著抽插不停的擺動著。

    王飛抓住謝婷婷讓她坐在瞭自己身上,從而讓肉棒能更好的沒進肉穴當中,
自己的小半身隨著柔軟的床規律的擺動著,長達2十公分的肉棒每1次全能直達
花心,無法喚吸的痛苦和猛烈的快感混在1起,讓謝婷婷感來瞭前所未有的性感
高峰。

    在如此舒爽的操幹之下謝婷婷徹底投降瞭,她再也顧不得禮義廉恥尾隨者自
己最原始的欲看本能,肆意的吶喊呻吟著:“啊……不……不行瞭……啊……不
要……啊……再幹我瞭……啊……我……我真的不行瞭……婷婷……婷婷……快
受不瞭……你好厲害……太厲害瞭……”

    洋溢童趣的少婦閨房當中,洋溢著肉體與肉體之間的碰擊聲,打壞的手辦玩
偶還歷歷在目,1個娃娃的頭部躺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寬大柔軟的床展,床
上漂亮的少婦已近被被肏的欲仙欲死,漂亮的酮體已近被王飛精湛的技巧給無情
地攫取瞭,巨大無比的巨物1次復1次猛烈的無情的沖擊著美婦的肉穴,謝婷婷
感來自己的自己的靈魂以和肉體宛然全已近融化瞭,她已近徹底迷失在著無窮無
絕的欲看與快感當中,身心更是深深地陷進瞭情欲的漩渦中不能自拔:“好厲害
……你好厲害啊……好爽……小飛你幹的我好爽啊……我不行瞭……要往瞭
……要丟瞭啊……”

    已近幹瞭超過3十分鐘瞭,謝婷婷已經被王飛肏的不明白有瞭多少次高潮瞭,
王飛也感來自己快要來達欲看的頂端瞭,於是加快瞭抽查的速度:“什幺小飛,
啼老公,啼主人,要不然以後不肏你這個騷貨瞭。”

    謝婷婷早就在著強烈的抽查之下失往瞭理智,哪裡還能管得瞭那幺多於是忘
情的喊道:“我的好丈夫……好主人……好爽啊……婷婷……婷婷……以後天
天給你幹……快點……再到幹婷婷啊……”每1次強烈的抽插沈淪在欲看之中的
謝婷婷就發出1聲嬌吟,肉感的美腿不由的1陣抽抽動:“啊……不行瞭……好
老公……我復要來瞭……”嫩穴就猶如潮水氾濫1般,透明的汁水隨著王飛每1
次的拔出和插進肆意的飛濺著,不1會1道清泉更是從肉棒的縫隙中,噴湧而出,
這1次謝婷婷不僅僅被肏的高潮,更是直接被王飛肏的潮吹瞭,謝婷婷感來自己
渾身上下沒有瞭1點點的力氣隻能呢喃的講道:“好……老公……媽媽……快被
你幹死瞭……”講完謝婷婷就感來自己好像昏迷瞭過往。

    恍惚間謝婷婷好像感來王飛停止瞭動作,隨後就聞來王飛的指示:“不錯,
到現在把腿分開,用手把自己的騷逼扒開,對,維持好的……”模模糊糊的謝婷
婷也不明白是為什幺順從的同著王飛的指示用最後的力氣做著淫靡的動作,隨後
徹底失往瞭意識。不

    明白過瞭多久謝婷婷從昏迷中醒到,望著1片狼藉的房間想起瞭剛才發生的
事情,蜷縮成1團徹底嚎嚎大哭起到。

猜你喜欢

视频一区视频二区视频三区视频四区视频五区视频六区视频七区小说一区小说二区小说三区美图诱惑RSSSitemap返回顶部